吴仁宝,一颗闪亮的星

更新时间: 2019-04-01 02:01:52来源:杨艺 作者:编辑:杨艺

□刘加莹


华西村改革发展带头人吴仁宝,是一颗闪亮的星。他离开我们已经有5年之久了,去年12月,又被党中央授予“改革先锋”称号。看到这一消息,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,老书记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了我的眼前。

吴仁宝生前是我追的一位“明星”。我是在报纸上、电视里认识老书记的,耳闻目睹他带领华西农民创造了“天下第一村”神话。因为敬佩之至,后来我已经不满足在新闻报道中跟踪他了,心里老想着什么时候能见见老书记,看看华西村。没有想到,天遂人愿,后来我与老书记真的有了两次短暂的亲密接触。

第一次,是在2007年10月,我从部队转业地方工作不久,参加省委党校第48期干部培训期间。按照教学计划的安排,培训的后期有几天异地教学,老师告诉我们,这次异地教学的地点是无锡市委党校,结合教学还可能要实地考察一些点,其中就有华西村。我一听非常开心,盼望已久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。

2007年10月20日下午,我们到达无锡市委党校,在那里集中上了两天的课,由市有关领导和部门介绍无锡市社会经济发展情况,每场报告都很精彩,而且报告人在报告中无一例外地都会提到吴仁宝,提到华西村,因此我有时听着听着思想就开了小差,一会儿在猜想华西村是个什么样子,一会儿又担心能不能见到老书记。

2007年10月23日上午,我们开始进行实地考察,第一站是到蒋巷村。这个村是苏南的老典型,也是全国的名村,它好像和著名的沙家浜同属常熟市管辖。尽管这里风景如画,参观的人也非常多,但我却不像有的同学那般流连忘返,仍心急火燎地想快点去华西村,快点见到老书记。

大概十点来钟,我们来到华西村,首先被带到了一个叫民族宫的礼堂。礼堂不是很大,但建造得十分华丽,看着头顶上的五星灯,我恍若置身在人民大会堂里。我们这个班,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旅游团、参观团、考察团、培训团等等,汇集在这里等待聆听老书记的报告,观看华西村特色艺术团的文艺演出。

不知什么原因,这次没有安排老书记给我们作报告,我四处张望也没有见到他的身影,于是心里直犯嘀咕,难道老书记今天不在华西?演出快结束的时候,一个人手持话筒走到舞台中央,大声地对我们说:“华西村吴仁宝老书记刚刚会见完外宾,马上过来会见每个团队,并与大家合影留念,请大家听从指挥。”

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,期待着马上见到老书记。我们按照座位的前后顺序,一个团队一个团队地走上舞台,预先排成几排,各自站好位置,把第一排的中间位置留着,老书记一到,往中间一站,摄影师“咔嚓咔嚓”几下就走人。因为人太多,组织者事先就通知了我们,老书记不单独与来宾合影。

轮到我们与老书记照像了,趁着大家排队的时候,我快步走到老书记身边,自我介绍道:“老书记好,我是部队刚转业的干部,在地方还是个新兵,我非常想与您照张像。”老书记面带微笑,说“地方好啊”,拉着我的手退到了舞台的一侧,就在这时,我的战友,也是这次和我一起参加培训的安徽省预备役师政治部主任杨成山,急忙拿出相机按下快门,给我留下了这一宝贵的瞬间。

第二次见到老书记,是在2009年,建国60周年的前夕,我得知老书记被评为“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”的时候。当时我们省直工委正在筹划安排机关的国庆活动,于是我就向张国富书记建议,能不能邀请老书记座客我们“省直机关大讲堂”,给大家作一场报告。张书记认为这个建议很好,非常支持。他担心请不动老书记,还特地对我说,这件事你要亲自去落实,一定要想方设法把老书记请来。

能不能把老书记请来,我当时心里也没有一点底,但既然是我出的主意,开弓没有回头箭,也只好硬着头皮去试试了。

一天, 我给华西村分管宣传的副书记孙海燕打电话,简要作了自我介绍,并把我2007年与老书记照像的事重述了一遍。我还特地强调他当时也在场,他的名片就是我和老书记照完像后给我的。他听后哈哈一笑,说有印象,问我有什么事。我说国庆节快到了,我们机关干部都盼望老书记能来安徽作一场报告。他当即表示原原本本地去向老书记汇报,要我等消息。

没有想到第二天上午,孙书记就给我打来电话,说老书记国庆节前后活动安排得很满,但他听了我的汇报后,还是答应了我们的要求,问我报告会时间放在9月16日下午行不行,并告诉我老书记当天去当天就要返回。我一听,高兴得连声说:“好好好,就这么定,就这么定,谢谢你,也请代我谢谢老书记。”

我看了一下交通地图,华西村到合肥有340多公里,老书记这么大年纪,当天往返,真是够辛苦的。16日上午,我们正在联系落实老书记午餐和午休的事,孙书记又给我打来电话,说老书记上午要会见国家农业部和一个省的代表团,中午不能在合肥用餐了,下午直接赶到会场。我一听心里直打鼓,脱口而出:“报告会的通知我们几天前就下发了,下午两点半得准时开始,能赶得上吗。”孙书记笑着回答道:“老书记心里有数,你就放心吧。”

我那能放得下心呀,这么远的路,途中情况又很难预料,假如误了点,我就会被吐沫星子淹死。11点多了,孙书记才正式通知我,老书记从华西出发了。我掐着指头算里程、算车速、算时间,心里七上八下,就叫了一辆车,早早地赶到高速公路出口处去迎接……

两点钟不到,老书记的车在我们的引导下,停在了安徽大剧院贵宾室门口,我急忙上前拉开车门,迎接他下了车,同行的还有孙书记和老书记的翻译周丽。这时,我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,并高兴地瞥了一眼老书记的驾驶员,小声地开了一句玩笑:“你开的是飞机啊。”师傅笑着低声道:“回去等着拿罚单吧。”

离报告会开始还有半个小时,老书记和我们在休息室里聊天。近距离的老书记就像一位邻家爷爷,非常慈祥和蔼,一点架子都没有。我给他的茶杯续水,见杯子里满满的全是茶叶,根本见不着水,问他茶叶是不是放多了。他说喝浓茶提精神,习惯了。老书记掏出“华西村”牌香烟,首先递给我一支,我说“不会”,他才自个儿地抽了起来。

报告会时间到了,我陪同老书记和周丽向主席台走去。开始有些人对老书记带翻译不大理解,听过报告后才恍然大悟。老书记的江阴口音非常重,他老人家说话幽默风趣,语速又快,尤其喜爱说一些俚言俗语,如果没有人翻译,根本就听不懂。周丽是老书记的的孙媳妇,也是他的第三任翻译。据说第一任是他的孙女吴芳,第二任是他的外孙女缪华,现在她们已经从事其他工作了。

1600多人的会场座无虚席,老书记一出现,全场就响起了热烈掌声。等安静下来后,我介绍道: “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81岁高龄的全国‘双百人物’……” 没等说完,老书记就纠正道:“我82了。”全场哄堂大笑。我赶忙说,“我讲的是周岁”。老书记又笑着说,“我们农村都讲虚岁”。场内又是一阵哄笑,还有热烈的掌声……

在接下来的报告中,老书记讲了华西农民从昔日人人穷得没饭吃,到今天家家住别墅、户户有汽车、人均存款超百万元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天下第一村”的奋斗历程;讲了华西人建设“不土不洋,不城不乡”旅游景点的轶闻趣事;讲了不但要口袋富,还要脑袋富,两富一起富才是真正富的道理;还讲了“有难官先当,有福民先享”的使命担当……台上这一老一小,老书记尽情地叙说,周丽深情地翻译,妙语连珠,机趣横生,会场内笑声、掌声不断……

老书记非常睿智,报告会快结束时,他说,我这次是来安徽学习的,然后话锋一转:全国每年有200多万人到华西参观,前几年我们一下子就买了上百辆奇瑞轿车,还专门定购了几辆凯斯鲍尔大巴,这也算我在帮安徽做广告哩。又引得大家哄堂大笑。报告会在持久热烈的掌声中落幕。

吴仁宝生前曾经说过,人死了,死了即了,但了的是物质,精神没有了,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,应该给子孙们留下更好的精神财富,更好的形象。老书记人虽然走了,但他的精神和形象将永远闪亮在人们的心中!

作者简介:

安徽省第四届、第五届文联委员,省作协会员、摄影家协会会员。16岁参军入伍,后转业地方工作,有千余篇新闻、文学和摄影作品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。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